天行健
君子以自强不息

盲派与子平八字之间的关系、异同,如何结合?

  盲法与子平法异同之比较

  【客问一】

  我们知道:子平格局取法是「专用月令」,基本上是看月令透干为主。而您说盲法格局取法主要是「先看用字」,这两者有何不同,会产生怎样不同的结果,可否为我们说明一下?

  【应答】

  子平法与盲法的格局取法,最大的不同在于:

  子平的格局取法,通说乃以月支所藏干透干之神取为格局,如《子平真诠》在「论用神」一章里说:「八字用神,专求月令,以日干配月令地支,而生克不同,格局分焉」。

  如果月干所藏干没有透干者,此时则视命局中官煞财星食伤印绶等字,有无在地支成拱会合等局并透干者,而取之为格局。如《子平真诠》所称:「••••••然亦有月令无用者,将若之何?如木生寅月,日与月同,本身不可为用,必看四柱有无财官杀食透干会支,另取用神」。此处的用神指的是格局。

  而在其中因为官煞为剋我者,因此在取用格局时,以官煞为重,如《四言独步》所指出「格格推详,以杀为重,化杀为权,何愁损用」。

  以上大致为子平法所取用格局的方式。

  而就本派盲法而言:格局取用,先看用字。所谓「用字」,乃指命局或行运中所见官煞、财星、食伤等字。官煞主官职权力地位、财星主财富妻妾享乐、食伤主才华技艺名声,都是人欲所追求的,也是世俗定义「成功」与否的标的。

  而日主要如何取得这个用字,首先必须要有一个「体字」,也就是日主必须要用自己或工具,去取得这个用字。这个体字可以是比劫、印绶,也可以是食伤。比较特别的是食伤,食伤如果用来取得官煞用字的时候,是日主所化洩出的分身,这时是体字。但如果是被印绶字所取得时,这时候就是财源名声,反变成用字。

  「体用」是相对的,有时体也可做用,如印绶生日主为禄刃印格,日主生食伤为为吐秀格,这裡的印绶与食伤虽然本来是体字,但因相对于比劫体字,因此反为用字。反过来用也可做体,如用食伤去取得官煞,但官煞为薪柴木生印绶火,此时官煞实质上是印绶(因为火土一体),又反变成用官煞去取得食伤了,因为官煞变成体字了。

  无论如何,体用一定是相对的,用体字去取得用字的这个过程,我们称为「做功」,而用什麽方式得到什麽成果(用字),则表示为「格局」。

  如用食神「合」方式取得正官,叫「食神合官格」;用比肩穿制的方式得财,称为「比肩穿制正财格」,用生的方式取得财官,称为「财官印格」,用库收的方式收起食伤财源,但又冲开流通,称为「食伤库开库功格」,其他类推。

  →详细说明可见另文【强运网盲法理论特色简介】

  子平法的格局,主要在发现命局最有用的能量是什麽,只有知道最有力的能量在哪裡,才能知道如何使用这股能量,进而开发生命中最强旺的潜能。

  而盲法的格局,则注重在关心命主生命中的「成功标的」─官煞财星食伤等用字有哪些?要用哪种方式取得?如何才是最该追求的成功方向?这些盲法都努力提出解答。

  子平法与盲法虽然格局的取法不同,但都有其功能性,也各有其擅长,对命主的人生都有启示与帮助,扬此贬彼并无意义。

  【客问二】

  宗子平者常有以「正统」自居而攻击盲派,而习盲法亦有以准确度的问题反击宗子平法者。请问您看法怎样?两者是相抵触还是可相容的?到底谁的准确度较高呢?

  【应答】

  我要先声明的是:我是学子平法起家的,我在实际论命上也仍然会用到子平法的法则,甚至本网大多数的命理产品都是用子平法规则写的。盲法是我在之后才向盲派老人学的。如要说感情,自然是对子平法的感情较深。

  两种方法我个人认为都是对四柱八字的诠释,只是看的角度不一样,所著重的点也不一样,因此断出来的结果虽然表面上会有差异,但细究其过程,都是对命主人生历程的诠释,因此只要瞭解论断所凭的原由,其内容都对命主有其意义与价值的。先有了这个认知,对接下来的讨论才会有帮助:

  子平法与盲法的不同,可以从以下两个角度探讨:

  一个是干支太极定位点的角度来看

  一个是从历史社会演进的角度来看

  首先从干支太极定位点的角度来看:

  天干从北斗星系发射出来之后,首先受到太阳的引力,继受到地球的引力而接近地球。在命学的表示上,乃是因为黄道十二地支的引力而与之结合作用,这种结合作用所产生的音波震幅,用以区分的,即为所谓的「纳音五行」。

  以天干降落,太极定位的角度来看,年干与年支结合,纳音五行定位之后,方有后续的月干与月支、日干与日支、时干与时支的一一循序结合,这样才符合纳音五行的音频共振作用。

  太极点应设在年柱,尤其是年干。因八字古禄命法,将太极点设在年柱,以年干当成「禄命」、年支称为「支命」,而年柱纳音为「身命」,以之为推命的基础。

  而在干支结合下降地球之后,如何定干支五行之属性,全赖观察太阳于黄道十二宫之运行远近状况,其中地支依四季月份变化所得太阳热能多寡而定,如巳午未月离太阳最近属火、亥子丑月离太阳最远属水、寅卯辰离太阳渐近属木、申酉戌离太阳渐远属金等等定之。

  天干则依所值地支性质之衰旺而定,如甲于寅月、乙于卯月,极旺但未太过,因此甲为寅禄、乙为卯禄,甲乙均属木,其他类推。

  故天干地支之「正五行」属性,乃全赖观察太阳经十二月份运行黄道,地球与之远近距离所受热力多寡增减而为判断。而所反应此种状况之基础乃在四柱「月令」之位置。因此月令实为太阳以君主之姿,赋予干支正五行属性之主宰象徵。

  另太阳既为五行之君主,太阳君主之威一则显示于当月之月令,另一则显示于命主所出生位置之时支。前者月令为定地球距离太阳之远近,与热能之渐增或渐减;后者时支则定命主出生之位于当时所受日光之多寡与远近。

  年柱主一年十二月,日柱主一日十二时,干支纳音结合于黄道之上,故以年柱为太极点。而干支定位后下降于地球,则必以日柱为太极点。

  因此子平祖师,观干支五行之赋性,以及干支下降之时机,故以月令为重,而移命主于日干,实际乃表天星五行于地球上之作用,其道理良深。

  又干支既落于地球之上,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,乃幻化世间万物。其五行既已定性,自无庸再经月令予以重複评价,否则会有「多者益多,寡者益寡」的问题。

  假设日支为午,该午既已表得黄道午支之火性,乃代表已经将太阳热能与其关係定性进去,如果再一次将月令考虑进去,如为寅卯辰巳午未之月,岂不是又再多赋予一次火性能量;又如为申酉戌亥子丑月,又岂不是将原来以赋定好的能量再予减损。

  因此盲法八字不重月令,不以月令取格,而八字除日主太极位外,均一视同仁,其理由即在于全注重干支「后天」之作用,而不再讲究干支「先天」先天的由来。

  由上述分析可以看出:古禄命法、子平法、盲法所使用的法则,各代表干支下降于地球的先后顺序:

  古禄命法为干支能量初结合时的「先天」的判断

  子平法为干支能量被赋予时的「先/后天」(可说是「中天」)的判断

  盲法纯为干支能量被确定后的「后天」的判断

  仅有观察点的不同,并没有优劣的不同。

  这就如同八卦有伏羲「先天八卦」与文王「后天八卦」的不同,先天八卦主要体现的是宇宙万物的生成演化过程,而后天八卦则反映了万事万物的发展演变规律。「先天为体,后天为用」先后天各有其作用。

  接下来从历史发展角度来看:

  每种方法的兴起,都与当时的社会背景息息相关。

  也就是说,八字算命的主要目的,就是算出命主的财官富贵。

  在人类早期社会型态,多为君主、贵族、百姓阶级严格划分的时代,为统治之便,制度森然,一经出生,富贵天定,纵君主之权也不可逾越。此非中国为然,日本的公武两家与百姓、朝鲜的两班贵族与百姓、更遑论印度的种性制度,尤为其中坚固不可破者。

  对当时绝大部分的人而言,除非常少数的特例,富贵非自己所能努力取得,一经出生,名分已定,因此判断一人穷通富贵,查其出身所由,最为紧要。

  就此而言,以纳音五行之古禄命法论命,最足以反应上述社会型态与论命需求,既然以人所处出身阶级定命贵贱,故必须以阶级或团体之大数法则为观察基础,一方面出生其富贵贫贱之天时已经确定,其气数即于最原始干支结合下降之时而决定。

  另一方面,「同声相应、同气相求」,四柱纳音五行间,类同于社会不同阶层团体,只有得到高阶团体的提携或认同,或者低阶团体的顺从服侍,此命方可顺遂,反之则阻逆四起。

  如魏晋南北朝间「上品无寒门,下品无世族」就是此种情形,故在唐宋之前,皆大率以禄命法为论命根柢。

  迨唐宋之后,科举制度逐渐成熟,经济发展,社会型态逐渐多元。最主要的:社会阶级开始流动,匹夫可为宰相,布衣可为公卿,故「将相本无种,男儿当自强」成为人力争上游的驱动力,人不再被出身之阶级与背景所缚束。

  但「学成文武艺,卖与帝王家」,富贵穷通虽非出身所可绑,不过仍须以君王或贵人之赏识为前提,社会阶级的流通仍必须在服务君权的观念下进行。

  为因应此种社会变迁,子平法应运而起,子平祖师一方面改年主为日主,表示人的穷通富贵不再受年柱出身的侷限,而有其自主的空间。

  另一方面,以月令为重,乃表「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」之意。因月令为太阳热磁力最主要的来源,所有的干支正五行均赖其定义,赋予并权衡其五行能量,又定月柱为父母宫之所在,故月令实为君父威权之象徵。

  深层的意义即在:人虽不受出身之侷限,可向上拼搏谋取功名利禄,但要成功仍必须在服从威权封建的游戏规则下,以受国家君上赏识得用为前提。

  故在科举制度「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」的圈禁下,子平法最合于读书人应考取功名的人生方向,自然成为读书人最热衷批算的命学法门,也特别受到高阶士太夫的提倡与信仰。故虽然有人讥讽子平法为「书房派」,但实际也反映出子平法对士大夫的功能取向。

  在子平法于士大夫间流传之同时,盲法也在民间中下阶层逐渐成形,这是因为明清之后,庶民经济发达,致身富贵者,固然可靠恩荫科考,但也可凭一己之智巧手腕,而谋晋身之道。

  对佔人数绝大部分的老百姓而言,能承蒙祖上或国家恩泽者,所在非多。大多数人仍须赖一己之力,以谋求财官食伤用字之所得。

  其所谓「官」者,乃谓赖以谋生之业,可自营亦可受雇。

  其所谓「财」者,乃赖其业所可得之收入或可累积储存者之财货资产。

  其所谓食伤者,则因其名气,而可扩展其业或财者。

  故而盲法不以「月令」为重,而以「用字」为重,盖「帝力于我何有哉?」天高皇帝远,能满足一己追求的财官名声、妻财子禄之「人之大欲」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至此八字命学,经盲法一变为命局四柱八个字均一视同仁,无轻重之别,日主衰旺亦非所问。所关心者只在命局中是否有财官食伤等用字,命主可否取得彼等用字,以及用何方式取得而已。

  换言之,八字学已成为完全以个人功利立场,以求发达荣显的论命之学。而与原来在君父之威权下,希冀得恩宠光耀的方向已有相当的差异。

  由以上的论证我们可以发现,八字古禄命法、子平法或盲法其最初创设的目的,虽然都是为了批命。但细究其源由与社会背景,可以发现除了一般的断命技巧外,更具有以下的长项,是其本身特殊的专长所在:

  各种八字命法的专长特色

  从干支下降的时间,

  ※古禄命法表示干支「先天」的功用,可算出个人天命之所由。

  ※子平法表示干支「先/后」天的功用,可算出个人潜能赋性之所在。

  ※盲法则表示干支「后天」的功用,可算出个人荣达成功之所应。

  从现代社会应用的层面

  ※古禄命法专长于:

  命主先天所带有的「天命」,或上天赐予的使命。

  命主事业对他人或社会的影响力层面大小。(纳音为「同气相通、同声相求」)

  命主与他人深层情感往来的基础,难以言喻的感触接受。如先天的好感或厌恶。

  命主前生的神秘印记。

  召唤宇宙纳音能量,尤以南北斗星系左右祸福能量的特殊锁钥,进而改变今生的命柱结构。

  ※子平法专长于:

  命主今生所拥有的潜能特质,尚待开发的能力领域。

  命主事业受大环境或长上影响的特殊福荫或阻碍层面。

  命主特别外显的性格或际遇特质,足以衡量命主成就的一生定评

  命主与他人或社会往来的形象模式,社会对该人最后的「历史」定位。

  命主前世与今生的连结关係。

  吸纳宇宙五行能量的基础,尤以太阳系太阳能量的特殊锁钥。

  ※盲法可专长于:

  命主今世财官富贵的方向,用来取得的策略与方法。

  命主事业今世可成就的层级,受社会评价的高低。

  命主今世「真实的」人生态度,非同于社会评价的真实状态。

  命主今世福禄的起源与终结,灾厄与劫数的应期。

  至于子平法与盲法孰优孰劣,哪一种方式论命较准,我想引一段电影《霍元甲》中霍元甲与日本武者田中安野的对话,用来表达我的看法。

  田中安野:霍先生这麽说,难道当真不懂茶?

  霍元甲:不是我不懂,是我不愿懂…我不想将茶分出高低,是茶就好…

  田中安野:可是这茶却有高低和不同品性之分…

  霍元甲:什麽是高?什麽是低?他们本身都是生长于自然当中,并没有高低之分…

  田中安野:看来阁下真不懂…否则的话自然会品出高低的…

  霍元甲:先生说的也对…所以在我看来…

  茶品的上下高低…并不是由茶来对我们说…倒是由人来决定的…

 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…我不愿做这种选择…

  田中安野:哦~为什麽?

  霍元甲:喝茶,是一种心情…如果你心情中了…茶的高低还有这麽重要吗?

  田中安野:哦~安野不曾想过…以先生看来..世上的武术派别如此繁多…

  难道说也没有什麽高低上下之分?

  霍元甲:我想是这样的…

  田中安野:那麽先生…安野想请教…既然武术没有高低之分…为何还要比武竞技呢?

  霍元甲:我以为…世上的武术确实没有高低之分…只有习武的人才有强弱之别…

  通过竞技我们可以发现和认识一个真正的自己…因为我们真正的对手…可能就是我们自己…

  【客问三】

  我们可以承认子平法与盲法都各有所长,但如果两者有喜忌神不一致,甚至完全相反的情形,我们应该以哪一种为准?毕竟喜忌神的判断是八字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。

  【应答】

  子平法与盲法判断喜忌神不同的情形,可能有两种原因:

  一是论命者个人掌握八字命学知识的差异问题,所以取出来的喜忌相异。这种情形是最大多数的情形。基本上只要两种命学都掌握到位,大致上的喜忌方向是会一致的,只有差在程度上的区别,如子平法认为应取为用神,但盲法认为是喜神,如此类等。

  二是真正子平法与盲法本质上判断的不同,这种情形很少,但不能否认其存在。遇到这种情形,大部分的人会认为一定是其中有一者错误。但如果我们了解前述子平法与盲法,代表不同的干支下降时间,以及所形成的社会背景。就可以了解并非如此,这并「非此即彼」的问题。

 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某人体质偏燥热,平日适合吃温凉的食物来平衡身体状况。但到了草原牧场之上,只有性质较热的牛羊肉可以吃,如果不吃,可能会没有体力,甚或挨饿。这个时候就以能吃饱饭为优先,调养身体可能暂时不是最优先的考虑了。

  在此例中,子平八字所取出的喜忌,我们可以看成是一个人生来最基本的体质状态。如体质燥热的人喜欢温凉的食物;而体质寒凉的喜欢热补的食物等等。

  至于盲法取出的喜忌,就是当下能吃饱─也就是成功取得财官富贵需要的条件。如命中现成米饭可吃,那就将米饭煮熟来吃便可得饱,但如果捨米饭硬要去找麵包来吃,则不但浪费米饭而且有饿肚子的可能。

  从前面问答的说明中,我们可以发现子平法表现的是:命主于先/后天中,从太阳热力所得的五行赋性所在(即月令为君),这就如同一个人出生下来最先天的基本体质。

  而盲法表现的是:命主于后天五行定位后,财官等用字所落的位置何在,以及要如何去取得等问题。这就如同一个人在后天如何求得温饱的情形。

  而对一个人来说,眼下可以温饱之物,可能对自己的先天体质有帮助,但也可能是有妨碍的。甚至自己所爱吃的食物,可能就是与自己体质不合的物品。这情形在社会上十分常见,甚至可说是一种常态。

  结论是子平法与盲法取出的喜用不同,如排除命师功力所造成的差异,基本上并非谁准或不准的问题,实际上只是反应命主先/后天的喜用不同,所造成相异的后果而已。

  所以有的人行顺运时并非全然顺遂,而行逆运时也非全然阻逆,总有某方面顺而某方面逆,这种情形很大的可能,就是子平法与盲法取出的喜用相异的关係。

  在这种情形下,盲法的喜忌,会很明显地针对命主个人,当时事业顺逆表现,并且多会具体地凸显在特定的事物上,或者命主特定目标的实现与否之上。

  而子平法的喜忌,则是多表现在命主个人心态上的自我满足、肯定或成长,或者感受贫乏、沮丧或退步。而且某大部分也可能与大环境或长辈家人同事等,是否给予情感上的支持或阻碍有关。

  至于在强运的效果上,盲法的喜用能量,比较像针对户头裡存款的提款密码,重点是裡面要有钱(有「用字」可用,并有「体字」可做功),或著未来行运有「应收帐款」可将钱收进去。

  而子平法的喜用能量,比较像「零存整付」般的存入款项,加强的时候并不一定能马上看到成效,但只要累积到一定的程度,并且在时空环境的配合下,就可一次提领出来。

  再举一例:如像一个运动员,日常的锻鍊与营养的补给,就像是子平法的喜用能量一样,不一定能保证比赛必然得奖,但对一个运动员来说,却是不可或缺的。欠缺平时的训练,就不足以成为一个运动员。

  而临登场的特殊训练(甚至是服用「特殊」的药物),就像是盲法的喜用能量一样,为求竞赛一举得名,可能是不得不用的手段,但前提是基本的体质与训练也要有相当的基础。

  所以子平法的喜忌,是针对个人先天进入后天的状况而定的,增加喜用的能量,虽然有可能暂时达不到预定的目的,但长远来看,终究是有益无害的,其帮助是全面性的。

  而盲法的喜忌,则是专对后天现世的人生财官荣达目的而定,增加喜用的能量,是对特定的目的(用字的目的,如财星针对财富、官煞针对权位等)的实现有助益,但目的之外的,就不一定有帮助了(某种情形甚至是有害的,因此有人虽然成功但却牺牲的健康或家庭)。

  掌握了以上的观念,就可知子平法与盲法喜忌相异的情形,并非对错问题,实际乃是方向与内容不同的用法。

  以本网目前所提供的八字喜忌能量分析来说,相关的「强运八字分析」、「强运50家族」、「八字守护神与捣蛋鬼」、「强运生活指南」、「强运能量检测」、「每日运势与强运锦囊」等等,根据的都是「八字子平法」原则。这理由就如同将「强运」当成是一种「运动训练」,基本的「体质分析」与「基础训练」都是不可缺少的,也是强运的最重要的根基项目。

  之后本网会再根据「八字盲法」推出更进一步的强运分析与增强方法,这也如同运动员在竞赛前的「加强训练」与「特殊补给」,可以帮助我们人生追求成功的赛程上,获得更优异的成绩,达成我们心目中的功成名就、财官两得的伟大梦想。

  【客问四】

  目前谈到「子平法」与「盲法」的异同,几乎都认为两者最大的不同是:子平法有论日主衰旺,而盲法没有,这主要的原因是什麽?

  还有既然盲法不论日主衰旺,那是否代表「子平法」看日主衰旺的用法值得商榷?

  【应答】

  如依现今八字学的通说,看「日主衰旺」应该还是最大多数习子平法断命最基础的「起手式」。

  虽然也有的子平派别认为:看日主衰旺并非陈子平祖师的本意,不过多数子平八字通说还是支持看日主衰旺的立场,这在本网所用的子平法规则之中也是如此的。所以基本上我们仍从此部分出发来讨论,合先叙明。

  子平法之所以论日主衰旺,基本的目的是为了界定各神类的喜忌。日主如认为身强,则「身强可任财官」,大抵以食伤财官煞等为用,而以印绶比劫为忌。但如身弱,则需印绶比劫生扶为喜用,而以见财官食伤等为忌仇。这是以一般格局为出发的观点。

  而在盲法之中,对于干支字的喜忌判断,则以「做功」观点的出发,如可以帮助命局对用字做生、库、合、制等功的字,对该功来说是喜用;反之为阻碍的为忌仇。

  以子平法来说,身强弱一经界定,因此命局字的喜忌都大致归类,不可能会有一方面为喜,另一方面为忌的情形。这是因为子平法以日主在全局中的地位为观察。

  但盲法因不以日主身强弱为判断,而是命局做功格局为基础。因此如命局具有不同做功存在者,则某一干支字可能在这一个格局中是喜用字,但在另一个却是忌仇字。这样的设计,也是为了符合社会上人生万象的态样。

  根据前面说明,我们了解子平法论日主衰旺的目的,在于定干支字的喜忌。而盲法之所不用日主衰旺,则是因为用做功格局的角度判断喜忌,取代了日主衰旺的作用。

  但这样是否代表子平法的论日主衰旺,在盲法眼中是属于较落后,或值得商榷的喜忌判断方式?

  我们如果从子平法的根源来探讨,可以发现在某种程度上,论日主衰旺几乎是子平法「月令为重」下的必然推论。是对命主人生不同的观察与阐释方式,与盲法为不同的工具性选择,并不存在有本质上的优劣性。

  基本上子平法的论日主衰旺,是建筑在以下三个层次的概念上:

  一、日主为太极点

  二、月令为重

  三、以集团为比较强弱的单位

  针对「一、日主为太极点」的概念,这是子平法认为命主对于追求财官富贵,在子平法兴起的年代,已可有相当的自主性,并非单纯由出身阶级或长上恩施的决定,因此将命主由年柱移到日干,此即以日主为太极点的由来。

  而针对「二、月令为重」。我们在前面说过:子平法的干支五行属性判断,係以干支因纳音磁力吸引进入太阳系后,于黄道结合后所后太阳热能多寡远近而定。因此五行属性之来源均来自于太阳能量,在八字的表现上就是「月令」。我们如将月令当成太阳「君父」权威地位的象徵,则日主在月令中所受到生旺的多寡,就可看成日主受到君王长上恩宠提携的程度。

  如果日主有得到月令太阳君父的生旺,则自然「身强」,既受君王荣宠,当然可「享财任官」,这个时候以见财官食伤为喜用。如果再多见比劫,就形同有人夺财分权;而再见印绶,又如同责任加重(除非构成官印格或煞印相生格),均为日主不喜的。

  但如日主未得月令太阳君父的生旺之气,则如同「身弱」,当然无法「任财任官」,再多见财官食伤也是忌仇。这个时候如见印绶比劫:印绶为长官父母,比劫如同僚兄弟,对日主有提携举荐,或辅弼襄赞之功,使日主可以剋财任官,得享富贵。印绶比劫在这裡则变成日主的喜用。

  还有一种情形:日主虽未得月令的生旺为身弱,但因月令藏有财官食伤等字,等同国家悬有财官富贵的恩赏。日主如果得到印绶比劫的生扶助力甚为有力,到同身旺的地步,则可以取国家的财官富贵为用,这种情形也可以看成身强。只是不是以月令太阳君父的恩宠得到财官,而是以印绶比劫等长上兄弟生扶的力量得到君王所悬赏的财官富贵。

  (以上的论法并未包含「从格」或「专旺格」等特殊格局,仅针对一般格局而已)

  由以上的说明我们可以发现:日主既然作为命局的太极点,则作为干支字相互比较强弱的基点。基本上即以日主为中心,生/扶日主的印绶(含生印绶的官煞)比劫为一集团,而剋/挫/洩日主的官煞、财星、食伤为一集团,两集团相互比较所受月令之气之强弱,接下来就可定各集团的喜忌。而这个就是前述「三、以集团为比较强弱的单位」的由来。

  瞭解了以上的脉络,我们就可知悉子平法之所以用「论日主衰旺」的方式,是有其坚实的原由,以及清晰的论理。是值得我们宗仰学习的。

  而对于:子平法「论日主衰旺」这个用法是否落伍或值得商榷的问题,我们的态度是否定的。

  在前述的【客问二】,我们知道子平法根据的是:干支合成降落地球时的五行态样,相较于盲法是干支的后天应用,子平法则可看成是干支的先天(相较于纳音法是中天)型态,各有不同的作用。因此比较孰优孰劣,并没有任何命学上的意义。

  所以子平法「论日主衰旺」这个用法是否落伍或值得商榷,也只是个「假议题」而已。如果论日主衰旺的子平法不准确,那为何还可流传数百年,甚至成为许多士大夫等统治阶级所乐于宗学者。

  我们最多只能说,因为干支先后天观察的重点不同,因此盲法在判断某项事项上,可能会较子平法迅速准确。但子平法中也有些诀窍,的确也是盲法所不及,甚至已经纳入到盲法的技法之中。

  例如盲法的「合功」之中,日主对于局中所合的财官食伤等用字,是必须综合计算其体字的。如果体字的总数超过用字,则以为用字的财官食伤等字为喜用;而如果少于用字者,则以为体字的印绶比劫食伤等字为喜用。这原理也几乎等同于子平法「论日主衰旺」的用法了。

  最后总结的是:盲法的许多概念,基本上都与子平法同一框架,许多盲法的大师,也几乎都是在子平法上已有相当根基后,才又进学盲法的。目前也很难看到八字只懂盲法而不懂子平法的大师。所以有兴趣于盲法者,与其争议「论日主衰旺」是否准确有用,倒不如多花时间在研习盲法的更广泛应用之上,这样才有积极的意义。

  【客问五】

  八字古禄命法的命主立太极在年干,而子平与盲法则在日干,前面的说明不是很清楚,在这裡可以再加强说明一下吗?

  【应答】

  纳音论命的古禄命法,为何以年干为命主,而以冬至为换年,是因为其能量係以北极星系统而来,能量主要来源是北极星的磁力。故其四柱係以年柱的干支纳音能量下降为先,再顺次至月日时四柱。故以年为命主,而又因冬至为黄道一圈最远的距离,冬至一过又逐渐接近地球,故以冬至为换年的基础。

  而子平或盲法,之所以用日干为命主,而以立春为换年,是因为能量係从太阳系而来,能量主要来源是太阳的热能,太阳热能对地球的影响是以日为单位,而以立春为一年热能开始复甦的时点,故以立春为换年的依据。

  因此就命主以日干立太极点,而又以立春为换年的基础,盲法与子平法两者是相同的。

文章转载自台湾友人创立的强运网,此观点甚为有用,故转载于此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品易轩 » 盲派与子平八字之间的关系、异同,如何结合?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精研周易玄学十几年!

免费预测联系我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