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行健
君子以自强不息

关于弃食就杀印问题引发的思考

这篇易友的文章比较长,我截取部分信息分享出来,以供大家参考。


真诠文中出现食神就杀印最为显赫,如今没有几个大师能够诠释的很好,导致学者误入迷途,如大多数以为是以为煞为用,以印化煞成格,那么就由此展开食神就杀印的看法。

一、是否能弃?

真诠第九章论用神成败救应有这样一句话,食神生财,或食带煞而无财,弃食就煞而透印,食格成也。

先不考虑此句是否篡改的可能,单凭弃食就已经与真诠核心用神就互相矛盾,若用神可以随弃,那月令存在的价值又有何意,那论用神这一章节也没必要浪费那么多文字来强调用神的重要,以及用神救应,如果有救应那么还是在用神的基础上来做文章,而不是“弃”。而最后一句话食格成也,这句话又表明以救应用神成格,那么结果与“弃”矛盾,故此“弃”是多余的 ,那么把“弃”舍去,在重新读一遍,是否也通顺,至少不自相矛盾,综合食神不能弃。

我个人并不赞同,不认为原文应该去掉弃字。原文的条件是食神格透杀印,本身就是有杀先论杀,则印能化杀,却也能制食,在这种条件下,你还去用食吗?就好比我手里有一大堆烂了的食物和一小堆好的食物,我干嘛非得去选择烂了的?

接下来作者先通过伤官用杀印的分析引申到了弃食就杀印,写了好多,看得也是眼花缭乱的。截取下来供易友参考吧

二、关于多级配相对待

多级配相指的是命局中不只有一个相神,可以有多个,如官格用财印,此财或者印都可相神,对命具有有何影响呢,有生有护,远比单个生或护的格局高多了,命局比较牢固且稳,但前提一定是要财印远隔,如财在年印在时,这样财克印就会轻许多,但不是极致,若中间有官来通关,那财克印的力度就更轻了,再加同根就基本上是极贵了,如乙生申月,庚壬戊众透且庚隔戊壬,此财和印不分优先对待,可重可轻都无所谓。那对于接下来的财格呢,是否能用两用呢,如财用食官,似乎真诠没有出现过例子,因为不符合真诠讲的成贵原则,即官易被伤害则就无官贵,就不易举例子说明,但按照真诠本意是可以求富,为何,如官用财印一样,只需食官远隔,减少食克官的伤害,一样能通过 财化食而生官求贵,但这种仅存于丁生申月,思路如官用财印,此成贵格几率最大,丑戌月除外,杂气用神不清,成格愈加困难,故弃之不论,这样一看除月令外不考虑其它因素,官还是被伤的可能性大很多,所以求贵不成可以退而其次求富,而非破官就败格,但真诠论命只是针对于贵命,故真诠不论也是有道理,那此配相就有优先级,涉及到官星的根问题,如食盛官衰,优先级食就大于官,反之就官大于食,倘若把官换成七煞呢,这就远比用官成贵几率大 ,因食永远是制官煞,故只要食终究能制煞即可,且还生财,那就不局限于申月,只要满足这个条件即可。那么接下来印格用官劫、食用财劫,都是两用,因劫的特殊性,故富贵少了一个相神,对待相神的宽松度就越容,如印用官劫,官可克制比劫,这不影响格局高低的问题,也不存在位置的问题,食神用财逢比一样,即时财被比劫夺,仍然有食可以生之,仍然不失富贵,只不过对比官印格两用的时候,对相神的位置没有那么苛刻,但成格高低是没有两用高。关于凶神两用呢,如七煞用食印,一样是能成格,且成格原比用食或者印要高,但所受的约束框架就越多,七煞本喜食而制,但是这一切前提只是在身旺的情况下才可用,如身弱用食便也败格,同样身弱喜用印化,评判用食或印在于日主的旺衰,故七煞配相首看其旺衰,倘若在特种条件下日柱环境是旺呢,那么食神不就可以制煞,故此时印登场,印作用是来生身作用,不约束于食神制煞,那么问题不就解决了,如前面所说的食印远隔,至于制煞是否彻底这就是有力无力的表现,具体可表现在地支。这样一看用七煞用食印是双重保险(在于食与印之间的较量,或高或低都是影响层次的高低),其相神优先级食为主、印为辅,对于成格只要身弱其格欲大。其本应该出现在真诠中,或许传抄人觉得不合适给去掉。接下来对于伤官用财印看法就不在阐述!

三、食神用煞印核心分析

1、分析此点不如来移形换影,先看伤官用煞印,根据上面阐述,伤官用煞印也不再迷茫,伤官与七煞并存时一定要先处理七煞兼带处理伤官,因主要是印来化伤和制印,所以可先借助七煞之力,毕竟任何生克表现形式都是克为先,七煞要攻身这是必然,那么解决攻身的问题就用伤官,因在印的大环境下伤官难先发制人,故采用先用印化煞,故七煞问题有解决,可看其印和伤官的对比,伤官配印高配就需要两者根深,其伤官旺,印根深,这样一来两七煞和伤都有制化,其局仅比伤官配印多了七煞有制而已,由此表明,任何八字中只要七煞有制化且不影响用神的基础上,格局都是加分的体现,同时也表明用七煞仅是一个拐点,核心仍然是伤官是否有制化,在者其印发挥三者功效,化煞制伤兼调停。

其思路也有另外一种看法,各位可以试着不同角度去理解,其主要角度是围绕伤官和印力度的对比其煞是否可兼制,就不在展开。

2、那么就上把伤官换成食神呢,就真诠原文而言,不用财,就煞印最为显赫,语句提到的前提条件是,食神格逢印没有财的时候,用煞以成格,这又如何理解,真诠全篇都是围绕用神所产生一系列的格局组合,以用神为先调后为急扶抑为后先后次序,对于善神欲后的也可伤,如财格财旺可轻用比劫,反适其用得其财,印格身旺印旺的时候也可轻用其财,反成贵格,食神格食旺身弱轻用印也可成格,其成格都是身有所不及,条件有所限制。那么在食神格逢印的基础上在加一个七煞,那么对格局成败影响着关键,因前提条件是食旺身弱印轻,权衡成格因素在于其印和日主旺衰的成都对比,如先不考虑食神,在七煞格印的对比下,七煞欲重对于配印的喜度就欲高,那么对于七煞攻身优先级和用神的处理此时就有所改变,如财逢七煞重的情况下,而不是先考虑生护其财,而是先考虑其制化七煞,然在考虑其用神是否有处理,如不这样对待,就如同放虎归山,后果不堪设想,举这个例子就表明,在食神遇印的时候,而七煞的作用是来优先于其食神的对待,毕印轻对食仅是一个约束,不构成破坏用神的作用,所以要求七煞欲重其印便欲有情,处理七煞后,接下来分析印,印总归是要制食的,此时印的喜忌如何,其一印是化煞,其二印对于日柱的身弱是扶抑作用,其三便也是制食神,所以可以看出印可以是好坏参半,用神的轻重与印便也是最后一道关卡,那么这点便也是回到了扶抑的始点。综上要成格核心点在于七煞作为一个催化剂,如伤官用煞印看法基准点一样,不同之处伤官逢印七煞可有可无。所以通过这一例子,可以看出,食神用煞印条件是多么苛刻,侧面也可以看出七煞救用神之功所在,但凡除官格外,都可以加煞印,如财用煞印、伤用煞印、食用煞印、刃用煞印、其建禄月劫也都可以用煞印。

若像其网络思考,对于食神不需要漏才能构成弃食就杀印,表面思考,其用神作为月令司令,可以纵然全局,对于食神透于不透,印还是会制约食神。而对于食神而于食是否能制煞,其印又处理对待,这也很清晰。我也便也不会大费周折来论这一格局!

上文看得我是一头雾水而且还头疼了,也没啥耐心看下去了,最终也看不出作者想要论述啥。有理解了的易友欢迎给我留言呀。

some_text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精研周易玄学十几年!

免费预测联系我